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搞生鲜零售就是一场“红海行动”,你愿意吗?

有钱有势有想法,却未必能够在生鲜零售领域势如破竹,这或许是盒马鲜生告别福州市场给人最大的启示。2020年5月7日,盒马鲜生在福州最后的两家门店关闭,暂别福州市场。不过,即使盒马离开了,永辉、沃尔玛、大润发、朴朴超市等零售品牌依旧要在这座“新零售之都”继续鏖战。只是新零售之都少了新零售的始作俑者的身影,无论如何有些让人唏嘘。从盒马层面,肯定会强调关店开店不是很正常嘛。更何况盒马或许也碰到了竞争对手的强势封锁与围追堵截。不过,换个角度看问题,盒马从出生至今,也有着令同行羡慕不已的独特优势。第一,财大气粗,每一家门店的初始投入都是高标准高投入;第二,在流量方面有阿里巴巴提供流量的支持。第三,模式新颖,一出生就是全渠道,30分钟生鲜送货上门。即便如此,盒马还是退出福州,这一事件的意义,对于盒马是小事,对于行业是大事。一句话,在2020年,由于疫情带来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多商超零售企业都获得了意外的增长,这种增长究竟是不是可持续的?这一年,各家企业究竟应该乘胜追击,还是想一想巴菲特的名言——“别人疯狂的时候我恐惧”?这个问题,关乎整个生鲜零售行业未来两三年的格局与走向。抢椅子与占坑受疫情订单(营业额)的大幅增加的鼓励,很多生鲜零售企业以及商超企业,在今年选择逆势扩展。比如叮咚买菜最近进入北京市场;合肥的生鲜传奇开始进军全国市场;2019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的钱大妈,于2020年3月在疫情中心武汉开出了当地第一家门店,继续扩张进入新的城市。在上市的商超零售龙头中,对于行业走势和战略选择也有明显分歧,对比一下大润发和永辉2020年的发展计划,可以发现,前者保守,后者激进。在虎嗅看来,大家对于形势的估计未免有些乐观。须知,以生鲜为核心品类的零售业,从来都是一场红海行动,你有思想准备吗?现在生鲜零售行业的格局,打个比方,像我们很多人玩过的一个游戏——抢椅子。很多公司年会上,我们都见过这个场景,假设台上有7个人,有6把椅子,音乐响起,大家绕圈走,音乐停,坐下,必然有一个人出局。抢椅子的游戏,椅子与人的比例始终是N+1,保证每轮只有一人出局。生鲜零售的格局比这残酷得多,不存在N+1的对应关系。搞不好,大家几败俱伤也有可能。疫情期间,从政府到投资人,再到从业者以及消费者,都意识到了零售业特别是提供生鲜的商超业态是城市生活的基础设施,地位十分重要,这是一次观念上的普及与进步。但是问题的另一面,一日三餐是刚需,刚需一方面意味着需求的普遍性,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一定条件下需求的稳定性,不存在流量玩法下爆发性增长的可能。就像好邻居总经理陶冶先生举的例子,一日三餐不可能因为你搞促销,就变成一天吃五顿饭。有人能在双十一这一天清空一年的购物车,但是有人能在双十一这一天,把一年的饭都吃回来吗?其实影响生鲜需求的核心因素还是人口变迁,但是如果在一年之内的短周期来看,这种因素也可以忽略不计,因此,生鲜零售就是个红海游戏,在总量方面一定时间内是此消彼长,疫情期间很多零售连锁渠道包括前置仓业态订单大幅增长,除了饮食结构带来的变化,更多还是一种渠道转移,由传统购买渠道(比如菜市场)像新兴零售渠道转移。但是这种转移,从需求端来看,也是一个漫长的迁移过程。而从供给端来看,扩张不扩张,一方面是看企业根据自己实际的战略选择。最近徐正在每日优鲜成立五周年之际发了一封信,信里说,他还指出,上半场拼模式,下半场拼内功。线上生鲜零售或许会比线下零售集中度要高一些,但是也不存在赢家通吃。换句话说,谁如果总想要在这个市场一家独大,干掉对手,或者鼓吹什么终极模式,都是徒劳。这个表态和当年徐正督战上海时似乎变了画风,特别是叮咚买菜兵临城下,过了百亿规模门槛的每日优鲜,反而谨慎了许多,一副占坑守成的心态。每日优鲜方面也表示,对于对手早期的补贴策略,不会跟进。不过,谨慎的不止是每日优鲜,还有大润发。要知道,今天大润发是有理由高调扩张的,在高鑫零售的2019财报里,正式宣布了线上生鲜电商实现全面盈利的消息。但是高鑫零售仍旧坚持“小心驶得万年船”。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2020年大润发的主要任务之一,是继续重构50家大卖场。同时做小业态探索,简单说,是一手抓存量进行改造,降本增效。一手做社区业态尝试。高薪零售首席执行官黄明端与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一个60后,一个80后,但是在生鲜零售的2020攻略这件事上,前浪与后浪不约而同的认为,效率问题才是生鲜零售关乎生死的问题。全渠道、小业态都不是救世主当然,没有人喜欢红海搏杀,所以才有人提出蓝海战略,号召大家跳出红海,另辟蹊径。但是非常抱歉的是,生鲜零售从市场空间的角度,本质上是不存在所谓蓝海的。所谓蓝海,用经典销售理论讲,就是让没有鞋子的人穿上鞋,让不喜欢戴帽子的人戴上帽子。对于瑞幸而言,那就是让不喝咖啡的人喝咖啡,几乎把咖啡馆做成了公益项目,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而生鲜零售即使有增量,那也不是“让不吃饭的人开始吃饭”,这显然是荒谬的。而且不结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吃素的人越来越多,所谓的人口红利也是有限的。很多企业可能会有不同意见,特别是这两年,线下零售企业开始线上化,开始做生鲜的O2O,这难道不是增量吗?对于一个企业的盘子而言,这当然是你的增量。但是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你的生鲜O2O,和线下的用户群重叠度有多高?换句话说,你是不是把本来有可能到店消费的用户,赶回了家里,让他们去网上下单,然后你再风尘仆仆的送过去?这相当于是自己的流量左手倒右手。第二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生鲜O2O与传统电商一大区别是,由于配送时效短、加上预处理的需求,很多商家都是自营配送,那么,配送这本帐算得过来吗?随着新零售的进行,生鲜零售O2O逐渐成为标配,越来越多的用户被教育习惯网上下单,坐等送菜上门。但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这也可能是一个新的“坑”。核心问题之一在于履约会产生额外的成本,而生鲜零售的客单价能否保住足够的毛利空间,以覆盖额外的成本?生鲜零售发展至今,大家越来越意识到,高客单的重要性。生鲜零售是天然的高频低客单价,要保证毛利空间,客单价必须要上去。每日优鲜方面表示,根据目前行业摸索的共识,每单70元客单价是一个及格线,100元每单则可以保证订单毛利。由于配送到门,加上品类的不断调整,使得前置仓模式中,用户有可能做一些集中采购,囤积部分日常用品。疫情使得前置仓企业获得了低成本的流量以及大量新增用户,以及客单价的提升。每日优鲜在疫情期间客单价冲到了平均120元。招商证券在调研报告中表示,每日优鲜疫情期间的毛利率达到了30%,毛利额高达36元。据虎嗅了解,疫情平稳后每日优鲜有所回落,但是仍旧能保持100元左右,每日优鲜也宣布全国范围内实现了正向现金流。线下零售商中,大润发表示自己的生鲜电商客单价一直在稳步提升,但是未见公布具体金额。进入2020年,mini业态兴起,除了品类核心定位在生鲜外,mini业态另一个特征就是双线通吃,可以到店可以到家,盒马侯毅先生甚至称之为生鲜零售的终极模式。永辉超市也是mini业态的积极布局者。究其原因,是mini业态的拥护者认为,这是目前最能结合前置仓与线下超市优点的业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社区生鲜店的客单价并不高。根据CCFA发布的《2018社区生鲜调研报告》,统计了全国74家样本企业,计算相关数据均值,描绘出社区生鲜的整体画像:门店面积约314平米,日均销售额1.7万元,客单价23元,生鲜销售占比高达53%,生鲜毛利率19.6%,生鲜直采比例27%,生鲜损耗率8%。请注意,到店的客单价居然仅为23元(平均了一线和低线城市),仅仅比便利店高一点。而在门店配送订单方面,有社区生鲜企业表示在30-50元之间,也没有达到前置仓企业发展早期60元客单价的生死线。另一方面,永辉超市2020年第一季度关闭74家mini店的事实,也说明,这个新业态还是个“小朋友”,它的成长成熟,都需要时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坪效的角度看,小店的坪效也没有办法和大卖场相比。因为生鲜社区店一方面核心品类更加聚焦和突出,但是同时也失去了不同品类相互打掩护,特别是相对高毛利的日百品类均摊拉高整体门店毛利的可能性。对于社区生鲜店的发展,主打这一业态的生鲜传奇董事长王卫曾经讲过,小店其实比大店难做得多,因为“容错率”太低。他还指出,客单价高低不是在消费者面前堆更多品类就能解决。其实涉及定位、选品、供应链、运营等方方面面的东西。红海中的蓝海思维其实,很多企业做全渠道,一方面是也希望能够在红海中找到蓝海,在存量中找到增量。另一方面,是觉得全渠道是数字化的必经之路。从整个零售业的发展来看,全渠道确实可以说是数字化的路径之一,但是是否是必要条件,业内其实都有争议。可以举出最大反例是,在北京市场,行业内普遍认为首航超市的生鲜做得好,精细化程度很高,一年在北京市场也有几十亿元的销售额,但是直到疫情期间,首航也没有进行线上化的探索。首航超市创始人刘意华是一个谈起商品来滔滔不绝的人。在他的带领下,首航更强调的是生鲜商品的精细化,希望能够在2020年实现生鲜真正的单品管理。比如,一天销售结束,首航超市可以知道自己黄瓜这一单品卖了多少数量,挣了多少金额,黄瓜们的毛利率是多少?这个思路,实际上已经打破了“零售商”过去以门店为核心进行核算的思路。徐正在公开信中有个表达,每日优鲜要“将整个业务价值链条分解成一个一个最小颗粒度的运营动作”,这句话可能拗口,但是上述黄瓜的例子也可以是注脚之一。前置仓业态也不是全渠道。每日优鲜合伙人兼COO孙原则认为,全渠道目前更多的是一种流量上的增量,但是能不能真正带来效率的提升,则是另一回事。对于每日优鲜而言,从运营角度看,提升仓的作业效率是目前进一步打磨模式的重中之重。从仓内来看,目前效率还是不错的,“每人一天的打包的效率是在120单到150单的样子,然后一单的客单价是100块,这样一个人一天的产出其实是1万多块钱,一年其实就相当于是300多万元了。”孙原介绍说。需要突破的是仓外的配送效率,孙原指出,商超的人工成本大约是10个点左右,前置仓要做到配送费的人工成本控制在5个点内,加上仓内成本和大仓成本,总成本控制在8-9个点,这样前置仓的人工成本不会比超市更贵,而仓租金又低于门店。整个模式就可有盈利的可能。而对于前置仓而言,重要的则是继续丰富自己的品类,进一步抢占用户的钱包份额,这才是存量中的可变增量。也就是说,即使不能改变消费者消费生鲜的总量,但是可以改变他钱包中消费生鲜品的结构,进而通过自己的优势品类,去占领消费者心智。她还指出,生鲜零售与一般电商不同。比如服装产业之所以非常适合电商,是因为服装行业毛利高且连接成本高,电商可以极大的降低连接成本(获客成本)。而生鲜零售的刚需属性,使得其连接成本并不很高,但是属于低毛利。意味着必须要向供应链成本要效率,只有真正优化降低供应链成本,才能在低毛利的品类中获得足够的毛利额。而在这方面,模式本身并不是决定因素。“如果定价定的不准,10个点没了,然后损耗控制不好,10个点又没了,然后人工效率控制不好,房租谈贵了5-6个点,其实每一个环节产生的效率的抖动,都可能超过你模式本身带来的增益。”孙原对虎嗅表示。所以徐正在公开信中也表示,练拳不练功,到头一场空。这个功指的的就是作为一个零售商的内功与本分。他认为,生鲜零售的百亿规模也只是小组赛,2020年即将迎来的是淘汰赛。从这一点上来说,已经实现生鲜电商盈利的大润发,对2020年采取了比较谨慎的态度,并非偶然。一方面,黄明端认为,经过改造,大卖场这一业态,仍旧能焕发新的生机。数字化的改造使得大润发看到了效率提升的成果。这里说的数字化,包括前台后台管理上的一系列动作。另一方面,疫情的影响以及生鲜零售竞争环境的激烈变化,还有消费者选择的多样性,都使得生鲜零售赛道始终是鲜花与荆棘共存,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就如同高鑫零售在2019年年报中所讲,对于2020年,“我们会在种种不确定性中持续寻找确定性。”

2020年05月12日 11:58

租客网:我们能对你的租房生活多温柔?试试就知道了

还记得《北京女子图鉴》,女主搬了9次家,从第一套老乡的科研所职工宿舍到高中同学的某高档小区地下室……到最后一个人住视野超好的高档公寓,简直是进阶版毕业生租房史。每个北上广深漂泊的人,不同的是各自的经历,相同的是远离他乡,生活的不易。租房,成为当代毕业生不得不正面对抗的难题。笔者作为亲生的“深飘一族”,也是毕业以后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换过4次房子的人。在深圳生活最大的痛,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堵车”,也不是“被人挤的鞋子都掉了的地铁线”,对于租房的人来说,最大的痛大不过“押一付三”,租房子成了毕业生们过不去的坎。还记得之前吐槽大会上,李诞吐槽逃离北上广,说到深圳“来了就是深圳人!这会不会是深圳引进人才的手段呢?”我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看着深圳这座城市无所适从。当笔者费劲千辛万苦拿到offer,以为心怀梦想,就可以在深圳这所大城市开展一番事业,大展宏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结果却在高昂的租金面前输得一败涂地,被现实摁在地上摩擦,在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换了4次房子,每一次租房都可谓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第一次租房是因为着急找工作,在平台上认识了个二房东就很草率的签了合同,合租,去了之后才发现是间隔断房,隔音效果极差,隔壁住了一对情侣,每天的晚上吵架的声音大到隔着三层楼都能听见,我整个人被折磨到失眠,直到二房东也找了个女朋友住进来,我终于不堪其扰,下定决心搬家。第二次搬家仍旧是合租,这次的房子虽然隔音,但是架不住室友奇葩啊!大半夜喝多了酒又吵又闹,早上又霸着洗手间半天不出来,我这个暴脾气…..还有就是一对爱做饭的小情侣,动不动就把冰箱装满,我连个鸡蛋都塞不进去,真是欲哭无泪,只得感叹,奇葩天天有,今年特别多!最惨的是第三次,只租了三个月,房东在我毫无准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把房子卖了!让我提前搬出去,结果交房又出了问题,墙壁回潮房东执意认为是我损坏了墙壁,要我把墙补好才给我退押金,补就补吧……好不容易买好了漆抽空找了个休息日去补墙,发现房东把门锁换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直接带着我的押金人间蒸发了,打电话给警察说是经济纠纷需要起诉法院,维权道路实在是无比艰辛。直到我第4次搬家,押金仍旧没有退回,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我的第4次租房是在租客网,遇见租客网,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我最称心如意的一次租房,我向往已久的单身公寓,坐北朝南采光好,再也没有跟别人合用卫生间的窘迫了,最重要的是押一付一拎包入住,实在不要太爽哦!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颠覆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这些对于像笔者这样的毕业租房大军来说,直接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拎包即住”等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是帮助我们解决了租房最难心的事儿!另外,租客网联合国内市场各大诚信中介,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毕业生们,尚未配妥宝剑,转眼便是江湖。愿大家能够褪去青涩和棱角的同时,在租客网里能够找到自己欢喜的一隅,在时光里熠熠生辉。

2020年04月28日 09:34

租赁市场何时能“焕然一新”?

说起租房,在疫情之前,就是一种全民租房的状态,甚至有房的人也会去租房。面对高额的房价,租房无疑就成了大部分年轻人的普遍的生活方式。租客网租房需求的扩大,租房市场火爆至极。单单说起这次疫情对租客的影响。每年的春节过后,都会是租客网租房旺季。租房人群变的非常的庞大。但距春节已经过去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所有租房群众的心声大概都是疫情期间无法返回出租房,房东能否免除房租或者解除租房合约?因为疫情导致的不光是企业现金流受到极大影响,租房需求也在相对减少。没有新客入住;租客网租客的承租能力也都在普遍下降,退租和缩租的现象特别严重,房间空置率提高。不过复工在即,大数据显示,租赁市场租客网也在回温。过去的两周已经有超过百分之85的租客返程。疫情影响的租房需求,也会在疫情得到全面控制以后加快得到释放。就目前的形势,除了湖北以外的城市,复工可以说是逐渐明朗了。不过钟院士的保守估计也要到四月底才会得到全面控制。根据往年的租房市场租客网,一般三月和四月、六月至八月。两个租房高峰期。三月和四月的高峰期,可能会在四月底全面爆发吗?六月至八月这个高峰期是来自于毕业季,那么在这次疫情影响下,毕业季不知道会不会推迟。那么相反的,因为疫情的缘故,毕业季的租房需求可能也会整个推迟?这次疫情在全国各地,乃是全世界的严重程度也不同,不同区域影响程度不同。当然,对各个地区的房屋租赁市场的影响也不同。疫情期间,租客网公寓或者小区的房源基本都是不招租的。因为他们要保护现在住户和业主的安全。为了此次的疫情,国家也是出台了一些相对较的政策。疫情期间全国租房政策:在疫情期间减免租金租客网的,并不是国家出台的政策,而是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依据当地具体情况出台的地方政策,鼓励出租人减免经营者的租金。在疫情下,各个平台也开始重视现有租客租客网的住房体验,通过各种措施留住老租客。从而让老租客介绍新的租客。短期来看,上半年的租赁市场还是会被抑制。但是随着疫情的发展和控制,以及租房需求的恢复,包括整个社会及整个租赁市场的逐渐回暖和修复。租赁行业向好发展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而且经过这次疫情也会让租房市场的那种扩张速度还有经营模式进行反思,从而加速市场的精细化运营。包括,未能普及的VR看法、视频看房租客网功能也能经过这次疫情做到普及到每套房源。今年应该也是租赁市场最难的一年,房子压在手里租不出去,房东和企业或者是公寓管理平台一定会想办法。比如压低价格,但是,肯定会影响到后面的租房市场租客网。当然,也有可能在这次疫情结束后,一大批的社会工作者开始回到了工作岗位后,租赁市场回暖。同时也会加大市场对租金的上浮波动性。但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现在整体的租赁市场都是不容客观的。因为疫情带来的恐慌,大家都觉得待在家中会更加安全。这个时候也只有在家才能让大家有一种踏踏实实的感觉。这次疫情确实是短时间不可控制的因素,对租房市场带来的风险和影响也是短暂的。但是租房租客网是现在这个时代一种大的流行趋势。只要我国经济不会出现大的危机,租房市场就不会出现崩塌。

2020年04月15日 13:31